其他栏目:
分享按钮

河南省太康一刑案60年未结案:被当杀妻嫌犯羁押18年,85岁老人申请赔偿被拒

来源:津云新闻 作者:admin 点击: 次 发布时间:2021-10-30
摘要:最近几年,每当看到有案件主角申诉成功,王作梅的心里,都仿佛被打了一剂强心针,他常想,自己的案子并不复杂,为何60年了,还没有一个结果。 1961年农历10月,河南省太康县大许寨乡洪山庙村,王作梅妻子生下孩子后的第4天,被家人发现死在了家中。之后,王

最近几年,每当看到有案件主角申诉成功,王作梅的心里,都仿佛被打了一剂强心针,他常想,自己的案子并不复杂,为何60年了,还没有一个结果。

1961年农历10月,河南省太康县大许寨乡洪山庙村,王作梅妻子生下孩子后的第4天,被家人发现死在了家中。之后,王作梅成了犯罪嫌疑人,被公安机关带走,面对审讯,他坚持称自己是冤枉的,随后,他被送到了看守所。被羁押18年后,1979年,公安机关为其办理了“释放待查”手续,他走出看守所时,案件尚未进入法院的审判程序。

王作梅

这些年,王作梅几次找相关部门追问案件进展。2019年,太康县公安局为他出具了“正常合法公民”的证明,但对案件的最终结果却没有明确回应。今年8月,他尝试向太康县检察院提出国家赔偿申请,但因“原案尚无处理结果”,不符合立案条件,申请被拒绝。

太康县公安局为王作梅开具的合法公民证明

这桩60年没有判决,也没有撤销的案件,何时能够终结?如今已经85岁的王作梅,仍在苦苦地等待着。

妻子产后第4天被发现死亡

丈夫被羁押看守所18年

这些年,王作梅与继子生活在郑州市新密市牛店镇,除了耳朵有一点聋,身体整体还算不错。每天看看报纸电视,在楼前的菜园里种种菜,自己动手做做饭,看似岁月静好,但他的心,却一直困在那桩案子里。

85岁的王作梅常常一个人做饭

1955年,在双方家长的包办下,王作梅娶了同村一起长大的李凤英为妻。1958年,李凤英为他生下了一个女儿,1961年农历10月初一,李凤英又为他生下了一个儿子。

王作梅平时会种一些菜

“我当时算盘用的好,算账快,所以在生产队当会计,后来又到了大队当会计。”王作梅回忆说,他所在的大队下面管着十几个生产队的账,所以他的工作每天非常忙,再加上各种会议,他常常忙到半夜,所以渐渐大队办公室成了他的住所,“太忙了,白天晚上都算账,开会到夜里12点多,我就经常在大队办公室住,就连儿子出生,我都没来得及回家。”

在王作梅手写的回忆记录中,他是在当年农历10月初四早上,才知道妻子去世消息的。初四凌晨快天亮的时候,王作梅的母亲哭着跑来叫他,告诉他李凤英的死讯。王作梅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穿上衣服就奔回了家。

“我回家一看,我老婆躺在地上,脖子上有两道绳印子。后来报警,我岳父很伤心,觉得我老婆的死我们家有责任。”王作梅回忆说,当年10月初六,处理完妻子的后事,太康县的公安干警,便将他带到大队关了一夜,“第二天吃了午饭,就直接给我送进了看守所,没有去公安局。”

在审讯过程中,他坚称自己没有杀害妻子,“我初三那天一早就去毛庄公社开会,一直到晚上五点多,然后回到大队又接着开会,30多人会,一直开到夜里十二点多,我和一个保管员,都睡在大队办公室了。”

在王作梅看来,自己没有杀人的证据很充分,但在被审问四五次之后,他好像被人遗忘了一样,开始了18年的看守所生活,“我在太康看守所住了3年多,1964年农历四五月份,被送到了郑州市看守所,在那住了5年后,又被送回了太康县看守所,一直到1979年。”

三年前,王作梅手写的回忆材料

释放待查后没下文

申请赔偿不被立案

王作梅被抓时,刚出生的儿子,因为需要喂养,被送给了其他村的一户人家。女儿王爱荣刚刚3岁,跟着爷爷奶奶生活。1978年,王爱荣嫁给了隔壁村无父无母的青年李国祯。

1979年,公安机关为王作梅办理“释放待查”手续,需要家人担保签字,辗转联系到了李国祯。

签字后,李国祯带着王作梅回了自己的家。再次与父亲见面,王爱荣的心里很激动,“我相信我父亲说的话,他被抓时我还什么都不懂,但是长大后,身边的邻居都说,我父亲是个好人,我母亲是很内向的,平时话不多,我父母从来没吵过架,关系很好。”

王作梅被接出看守所后,安顿了生活,就开始给各个单位写信,想让案子得到公正的调查,但家人担心他再次被抓而阻止他,并托人为他在新密煤矿找了个工作。

“他在煤矿工作的很好,人家想给他转正的时候,调查发现他身上有案子,然后没有转成。在煤炭工作了14年,最后他辞职了,现在也没有退休金,生活很困难。”李国祯说。

2018年,看到有相似案情的当事人翻案成功,得到了国家赔偿,李国祯正式受王作梅之托,开始追问案件情况。

李国祯找到太康县公安局,民警说当年办案人员都已经过世,卷宗也找不到了,然后他又去了太康县检察院,检察院工作人员也说找不到卷宗,随后他又逐级向上找。2019年7月23日,太康县公安局为王作梅出具了一份证明,证明中写道:证明王作梅是我县一位正常合法的公民,平常生活中,享有我国法律规定的权利和义务。

今年,王作梅向太康县公安局和检察院提出国家赔偿申请,公安局回复,“公安机关不是法定赔偿机关”,不予受理;检察院回复,“原案尚无处理结果,无证明原案处理情况的法律文书”,不符合立案条件。

太康县检察院对王作梅申请国家赔偿不予立案

李国祯曾多次向当地多个部门递送材料,希望案件尽快有个结果,“我找了很多次,都没有结果,最后只能委托律师,律师说案卷找到了,但是看不到。”

律师几次沟通未能阅卷

检察院工作人员:不知道情况

上海君澜律师事务所的刘红丹律师作为王作梅的代理人,从今年春天开始,正式介入王作梅的案件。几个月来,她与当地有关部门沟通了几次,但始终未能按程序进行阅卷。

刘红丹告诉津云记者,介入之后,律师曾多次要求阅卷,但当地检察院说,案卷在公安局,找到公安局后,公安局又说,律师阅卷要找检察院,找公安局不符合阅卷程序,所以无法提供案卷。

今年5月底,她以代理人身份向太康县公安局和检察院发去了法律意见书,意见书中提及两项内容,一方面是要求终结案件,另一方面是要求对王作梅进行国家赔偿。

“经过了解,这个案子是确实存在的,检察院曾经对王作梅进行批捕,但至今案件没有终结,现在也没有人能出结案的法律文书。”刘红丹说,按照正常刑事案件的程序,案件在公安机关侦查后,移交检察院起诉,然后到法院审判,“我们猜测检察院在批捕后,又将案件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所以案卷现在才会在公安局。10月中旬,我们又联系了检察院,对方只是说案件特殊,没有实质内容的回复。”

因为没有看到卷宗,刘红丹无法了解得更加全面,“只从法律程序来讲,被关押在看守所18年,没有进入法院的审判程序,就已经是违法了。”

为何案件至今60年,没有移交法院进入审判程序,也没有被撤销?为何看守所羁押18年后王作梅突然被“释放待查”?为何律师几次沟通未能按程序阅卷?10月28日,带着这些疑问,津云记者联系了太康县公安局和检察院。

太康县公安局宣传科的工作人员说,王作梅的卷宗中,王作梅有被批捕的记录,所以案件应由检察院来负责。太康县检察院工作人员表示,自己并不知道王作梅的情况,但对于记者可以联系哪个部门、哪些人去了解该案件的情况,工作人员均表示不知道,然后直接挂断了电话。来源:津云新闻

【关注国计民生、弘扬法治精神、提供法律援助、依法维权。本网征集各类维权线索,维护您的合法权益;重视每一条爆料,保护您的隐私;免费提供案件法律咨询,帮您合法维权。服务热线:400-0371-148,电子邮箱:zhonggencctv@163.com 】

网站免责声明: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或文章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对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

责任编辑:admin

资讯中心

首页 | 资讯中心 | | 政策法规 | 案例展示 | 法律常识 | 法治报道 | | 人员查询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8-2021 河南正商维权服务网 版权所有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豫ICP备2020030348号-1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