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栏目:
分享按钮

著名法学家江平:王平均与金喜良合伙纠纷一案,法院无辜追加庆丰置业公司承担责任是错误的。

来源:依法维权服务网 作者:admin 点击: 次 发布时间:2021-09-17
摘要:近年来,许多冤假错案相继曝光,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产生了强烈反响。这些冤假错案的发生,很大一部分是因为法院的错误判决,导致了冤假错案的最终发生。尤其是经济领域冤假错案,往往既牵涉企业和企业家的利益,更牵涉很多与企业有经济往来的民众的利益。
近年来,许多冤假错案相继曝光,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产生了强烈反响。这些冤假错案的发生,很大一部分是因为法院的错误判决,导致了冤假错案的最终发生。尤其是经济领域冤假错案,往往既牵涉企业和企业家的利益,更牵涉很多与企业有经济往来的民众的利益。
 “又输了!”拿到(2015)豫法民二终字第450号的判决书,周口市庆丰置业公司时任法人买女士又一下瘫坐在沙发上,因为 (2006)周民初字第112号的周口中院判决王平均、杨俊成与金喜良合伙关系成立,王平均不服提起上诉。
上诉判决生效后,2008年,金喜良以杨俊成(杨俊成去世后,由张景参加诉讼)、王平均为被告重新提起诉讼,要求王平均分配合伙利润。该案件一审判决后,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回重审。2015年,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重审期间,人民法院追加第三人周口市庆丰置业有限公司参加本案审理,做出(2015)周民初字第34号判决书,判决第三人周口市庆丰置业有限公司对上述款项承担连带责任。
庆丰置业不服提起上诉,(2015)豫法民二终字第450号的判决书维持了周口中院(2015)周民初字第34号的民事判决,仍判决第三人周口市庆丰置业有限公司对上述款项承担连带责任。

(关于庆丰置业公司、王平均与金喜良合伙纠纷一案的专家论证 当事人提供)
 
著名法学家,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授予者,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民商法学博士生导师江平表明(2015)周民初字第34号的民事判决和(2015)豫法民二终字第450号的判决都是错误的。
庆丰置业公司依法不应当承担连带责任,法院追加庆丰置业公司作为无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并判决庆丰置业公司承担连带责任缺乏法律依据。
1、连带责任的承担应当依据明确的法律规定或者合同的明确约定,而本案依据公司与法定代表人人格混同、财务混同为由判决庆丰置业公司承担连带责任缺乏法律依据。
《公司法》规定对于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举证责任倒置,即股东不能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股东自己的财产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根据《公司法》63条之规定,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不能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股东自己的财产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该规定要求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将公司财产与个人财务严格分离,且股东应就其个人财产是否与公司财产相分离负举证责任。
本案中,从法院认定的多份证据(多个债权人的借据)来看,公司均为项目借款合同的借方,相关的还款亦以公司名义作出。在会计制度方面,庆丰置业公司有专职的会计人员,负责公司财务工作,公司财产独立于股东财产。因此,本案并不适用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连带责任规则,出于以下两个主要原因:第一,相关借款证据表明,公司与股东之间并不存在财产混同,公司财产与个人财务分离得非常清晰。第二,即便存在财产混同的情况,亦是由股东对一人公司的债务承担责任,而不应当是有限公司对股东的个人债务承担责任。本案的判决缺乏法律的依据。
2、金喜良、杨俊成均主张王平均是合伙事务的执行人,金喜良、杨俊成并没有参与到合伙事务的执行,对于项目的开发建设的具体情况也不能详细地了解。庆丰置业公司以自已名义进行房产的开发建设是依法进行,并且为项目开发建设提供了主要的资金来源,并承担了开发建设的全部风险。项目财产登记在庆丰置业公司名下没有任何违法或者过错,庆丰置业公司也设立有公司的账务帐簿。至于金喜良等人合伙财产是否与庆丰置业公司财产混同,是合伙人或者合伙事务执行人对自己财产没有尽到合理的管理义务造成,该行为的不利后果不应当由庆丰置业公司承担,更不应当因此判决庆丰置业公司对合伙的利润支付承担连带责任。
3、在本案所涉项目的开发建设过程中,因为通过金喜良、杨俊成对外的借款一部分在开发的房产销售前就已经返还本息,另外未能偿还借款本息的债权人张群、郑翠花等人以庆丰置业公司作为被告,向法院提起诉讼,庆丰置业公司最终又承担了相应借款本息偿还的义务。因项目建设而产生的应付工程款也是由庆丰置业公司支付,因庆丰置业公司未能支付工程款而引起的诉讼,也是由庆丰置业公司承担相应支付工程款及违约的责任。同此充分说明项目开发的风险和债务均是由庆丰置业公司承担,金喜良、杨俊成等人合伙并不承担项目开发的风险,也不参与处理因项目开发而产生的债务和纠纷。因此其所提供的“投资”均是以他人名义向庆丰置业公司提供的借款,无论项目是否可以盈利,其提供的借款本息均可以收回。与《民法通则》第三十条”个人合伙是指两个以上公民按照协议,各自提供资金、实物、技术等,合伙经营、共同劳动。“第三十五条“合伙的债务,由合伙人按照出资比例或者协议的约定,以各自的财产承担清偿责任;合伙人对合伙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之规定不符。本案的判决不但对庆丰置业公司的投入没有给予应有的保护,反而判决庆丰置业公司为各合伙人的利润承担连带给付的责任,无法实现社会的公平正义,也没有做到对当事人权利应有的保护,在事实上将所有的债务交给庆丰置业公司承担,而将利润分配给合伙人,这种判决本身就缺乏公平,责任、义务、权利不统一、不对等,更没有法律依据的。
4、本案中所涉房产在开发过程中,建设方尚有未履行的债务及其它义务负担,比如清缴税款、罚款和滞纳金、为购房者办理不动产登记等。这些义务应当由房地产开发单位履行。如果认定涉案项目由金喜良、杨俊成等合伙人开发建设,项目属合伙人所有,而与庆丰置业公司无关,对于开发项目中对房屋买受人未履行的义务如何承担?如何履行将无法解决。涉及到税款的清缴,其征税的对象是庆丰置业公司;涉及到为业主办理不动产登记,需要以庆丰置业公司名义补开发票、申请房产的变更登记、土地的分割及登记等,相应的义务合伙人以合伙名义或者个人名义无法履行,必须由庆丰置业公司履行。而庆丰不但在该项目开发过程中投入资金、提供便利、组织建设销售、承担开发过程中的债务,而且不享有任何收益,投入无法收回,承担开发建设的债务,另外还要承担支付合伙人收益的义务。必然导致责权利的不平等,最终损害到购房的案外人的利益。
5、如果王平均、金喜良、杨俊成三人不构成合伙关系,庆丰置业公司当然不应对金喜良、杨俊成承担支付利润的连带责任。既使王平均、金喜良、杨俊成三人构成合伙关系,根据法律规定,应当在合伙人之间进行利润分配,由合伙事务执行了承担分配利润的责任,而不应当由合伙人之外的庆丰置业公司对合伙人承担利润分配的责任。

(专家组对庆丰置业公司、王平均与金喜良合伙纠纷一案作出的结论 当事人提供)
基于以上论述,庆丰置业公司依法不应当承担连带责任,法院追加庆丰置业公司作为无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并判决庆丰置业公司承担连带责任是错误的。
十八大以来,党中央依法治国,从业治吏,“打虎”“拍蝇”,严惩腐败滥权,使我们对社会公平正义充满期待,2016年11月29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切实加强产权司法保护的意见》,均明白指出要纠正错案、冤案,保护民营企业财产权,保护民营企业家的合法权益。
 
 
 
 
 

【关注国计民生、弘扬法治精神、提供法律援助、依法维权。本网征集各类维权线索,维护您的合法权益;重视每一条爆料,保护您的隐私;免费提供案件法律咨询,帮您合法维权。服务热线:400-0371-148,电子邮箱:zhonggencctv@163.com 】

网站免责声明: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或文章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对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

责任编辑:admin

资讯中心

首页 | 资讯中心 | | 政策法规 | 案例展示 | 法律常识 | 法治报道 | | 人员查询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8-2021 河南正商维权服务网 版权所有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豫ICP备2020030348号-1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