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栏目:
分享按钮

农民工讨薪涉嫌侵犯公司名誉被起诉,钱要不到年没过好,涉事公司否认拖欠,称年前已处理好考虑撤诉

地区: 电话: 点击: 次 发布时间:2022-02-12
“就因为讨薪这个事情耗着,年一点也没有过好,每天晚上根本睡不着觉啊!”
”2月7日,四川省成都市温江区农民工李师傅向华商报记者感叹,他们被拖欠工钱反而还被起诉,“我们农民工真的感觉很无助啊!”
2月8日,华商报记者从涉事成都某劳务承包公司获悉,公司已考虑撤诉。
农民工讨薪涉嫌侵犯公司名誉被起诉,钱要不到年没过好,涉事公司否认拖欠,称年前已处理好考虑撤诉
农民工讨薪涉嫌侵犯公司名誉被起诉,钱要不到年没过好,涉事公司否认拖欠,称年前已处理好考虑撤诉
温江区法院诉前调解告知书
“我在成都,还有德阳、达州的,大家都是在零零散散的地方,基本都是四川人。”李师傅介绍,他们23人都是成都市温江区某建筑工地的农民工。
“我们做水电工,工程主体已经完工,我们从2021年2月份干到9月份,本来包工头廖某要发半年的工钱,但他发不出来,就清场了,我们就没法在工地住了。”
李师傅表示,成都的某劳务承包公司和廖某签了劳务合同,头几个月是劳务承包公司项目部结算工钱,但到他们离场,23人被拖欠工钱62万元左右。
“2021年9月28号离场,29号和30号我们整理了工天和加班数,都是当着项目部的领导算好,10月8号我们到温江区清欠办,我们农民工手上没有对我们有利的证据,我们找谁拿钱都不清楚,包工头廖某也拿不出钱。”
李师傅解释说,2021年5月,他们签了空白劳务合同。“我们根本搞不懂那个东西,当时找我们签时是中午下工时间,工休时间又短,就拿着一个空白的合同来让我们签字。我说这里面什么内容都没有填,就让我们签字啊,但他们说这是公司的一个形式,他们填写的落款日期签到2月25号,但那时我们进都没进场。”
李师傅说,这份劳务合同中并没有写明工资每天300元,“我们打工每天大工都是350至400元,这个是包工头口头上跟我们约定的,我们一般干活前都是先把工钱谈好,然后才干的。”
李师傅介绍,自己被拖欠4万多元,工友何某被拖欠最多,“他是带班的,他被拖欠了4万多元,陶某和廖某某分别被拖欠几千元,他俩都是中途退场人员。”
李师傅说农民工最怕被拿不到工钱,“因为眼看快到年底嘛,天天找他们要工钱,有时候头一天晚上答应给钱了,第二天突然又变卦了,让人无法信任他们。我们要了几次工钱都没有结果,10月份和11月份,无奈之下我们才打了市长热线。”
李师傅表示,他们找清欠办和劳动部门出面协调,“清欠办督促包工头以个人名义给我们打了欠条,写明欠人工工资,上面有廖的手写签名,他摁了手印,但工程项目部没有在欠条上签字。”
华商报记者看到,2022年1月29日包工头廖某手写欠条显示,由于年关将近,为了让工人能回家过年,经多方调解,暂时支付部分工钱。欠款人是这一四期工程,下面是廖某的签字和红手印。
李师傅说,这就算是回家过年的钱,“1月29号晚上现场签字转账,当时大家想着马上过年了,再怎么也要拿点钱嘛,就签字拿了一部分,本来欠了我4万多元,节前给我1.9万多元,现在还欠我2万多元,虽然给了我一部分,但还不到拖欠的一半;当时结算时,何某只有2000元,他就没有签字,他1分钱都没有拿。”
“我们律师看了这个欠条,明确告知项目部领导,说他们有连带责任,说他们和包工头的官司可以去打,但应该清欠农民工的工资,但他们就是不给。”
李师傅强调说,劳务承包公司工程项目部只支付了一小部分,“一共拖欠了我们62万左右,他们只拿了27万出来,还拖欠我们30多万。”
农民工讨薪涉嫌侵犯公司名誉被起诉,钱要不到年没过好,涉事公司否认拖欠,称年前已处理好考虑撤诉
农民工讨薪涉嫌侵犯公司名誉被起诉,钱要不到年没过好,涉事公司否认拖欠,称年前已处理好考虑撤诉
包工头廖某打的欠条
李师傅告诉华商报记者,辛苦打工钱要不回,他们23名农民工中的10人,竟然被劳务承包公司以侵犯名誉权起诉到温江区法院。
“包工头廖某在网上查询到起诉书,我们才知道,我们被劳务承包公司起诉到温江区法院。”李师傅说,“我是在春节前,在讨薪的过程中得知我们被起诉了,法院立案信息上看到有我们10个人。”
立案信息显示,案号(2022)川0115民初265号,立案日期是2022年1月6日,案件类型为民事,案件状态是审理,原告为成都某公司,廖某、何某、李师傅等10人为被告方。
华商报记者看到,温江区法院立案庭诉前调解告知书显示,法院于2021年12月14日收到该公司提交的与廖某等名誉权纠纷一案的起诉状,经审查符合受理条件,法院组织双方进行先行调解。
李师傅告诉华商报记者,“可能就是因为我们打了市长热线,反映拖欠工钱的问题,我打过两次,就说扰乱了他们。”
农民工讨薪涉嫌侵犯公司名誉被起诉,钱要不到年没过好,涉事公司否认拖欠,称年前已处理好考虑撤诉
农民工讨薪涉嫌侵犯公司名誉被起诉,钱要不到年没过好,涉事公司否认拖欠,称年前已处理好考虑撤诉
立案信息显示,法院在2022年1月6日已经立案
李师傅解释说,1月29日晚,劳务承包公司在给工友发回家过年钱时,发现了网上反映拖欠工钱的网帖。
李师傅否认自己发帖,“其实我开始也不晓得这个帖子,他们在给我们转钱的时候看到了帖子,我都是问他们,第二天才看到这个帖子,其实在那之前我都不晓得有帖子那么回事,我也不晓得这个帖子是哪个时候发上去的,发帖应该是1月29号中午。”
李师傅说:“幸好我的名字是靠到最前面的,他们就给我先把我的钱转了,转了以后他们可能才发现那个帖子,他们中途几次打电话让我把那个帖子撤了,他们才付另外后面一部分人的钱,但是我也不会弄,都是好心人发的帖子,最后他们还是发发停停,发完钱已经搞到晚上(凌晨)两点钟过了。”
“我们农民工真的感觉很无助啊!”李师傅感叹他们被欠工钱,反而还被起诉。“现在年也过完了,我们23人中一个人的工钱都没有完全结清,包括欠几千元的也没有结清,他们公司有钱、有底气,让我们跟他们打官司,我们拿什么去打官司?如果打赢了就给钱,打不赢就不给了吗?我们是干一天有一天的收入,耗不起呀!”
“我们干的工程是达到标准工程,而且验收是合格的。”李师傅表示,他们中大部分现在都在家里,还没有返工,有些人已经返回成都,他们讨薪合情合理合法。
李师傅说辛苦干了一年,拿不回工钱,跟家里人也没法交代。“为这点钱真的跑得挺辛苦的,今年春节,我连温江区都没有离开,家里头还有老人,我老丈人生病住院,我都没有回去看望,就因为讨薪这个事情耗着,年一点也没有过好,每天晚上根本睡不着觉啊!”
2月8日,华商报记者按照建筑施工现场农民工维权告示牌上公示的电话,联系项目负责人、这家成都公司董事长,拨通电话后,对方否认自己的身份。
华商报记者随即联系该公司劳资专管员,询问公司为何起诉到法院,对方答复称公司应该会撤诉,“我们在年前已经处理好了,已经和他们达成了一个协议,应该会撤诉。”
“我们没有拖欠他们的工钱,我们这边按照合同确实已经给够了,但其中的原因是班组那边的问题。”专管员告诉华商报记者,这是包工头廖某那边的问题,“我们是给够了,因为年底了嘛,我们已经协商好了,我们公司现在还没上班,还在休假,到时候过完年我们公司会处理好这个事,我们当时都已经说好了,要不的话,这个年都不好过。”
对于农民工手中的欠条,这位专管员回复称:“咱们项目经理还有劳务公司达成的,我不具体负责这一块,我不知道谁签的字,我没有参与调解过程。”
华商报记者随后又联系该公司项目生产经理,“年前已经处理完了,我们是响应政府要求,公司垫了(这笔钱)。”张经理表示,公司没有拖欠工钱,但不愿详细说明情况,在得知记者身份后迅速挂断了电话。
2月8日,华商报记者联系成都市温江区法院,调解室工作人员证实,案件属于名誉权纠纷,调解不成功,“已经过了调解期,这个早已经转立案了,也可以庭前撤诉。”
华商报
责任编辑:admin

案例展示

首页 | 资讯中心 | | 政策法规 | 案例展示 | 法律常识 | 法治报道 | | 人员查询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8-2021 河南正商维权服务网 版权所有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豫ICP备2020030348号-1

电脑版 | 移动版